福州話

福州話 / 福州語
Hók-ciŭ-uâ / Hók-ciŭ-ngṳ̄
发音关于这个音频文件 /huʔ˨˩ tsiu˥˧ uɑ˨˦˨/
/huʔ˨˩ tsiu˥˧ ŋy˧˧/
母语国家和地区 中国大陆福州市
 中華民國連江縣(馬祖)
 香港
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日本美國纽约) 等地以福州人为主的社區
区域福州十邑馬祖列島、世界各地福州民系社區
母语使用人数少於一千萬[來源請求](日期不详)
語系
文字漢字
福州話拼音方案(中國大陸使用)
福州語注音(馬祖使用)
福州土腔羅馬字(平話字,廢止)
福州話假名(廢止)
官方地位
作为官方语言
承认少数语言 中華民國連江縣法定的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之一[1]
管理机构
語言代碼
ISO 639-3
ISO 639-6fzho
Glottologfuzh1239[2]
Fuzhou language map.jpg
福州話在福建省的通行範圍,深藍色為主要流通範圍。
1:福州市區,2:閩侯,3:福清,4:連江,5:屏南
6:羅源,7:古田,8:閩清,9:長樂,10:永泰,11:平潭
12:福鼎部份地區,13:霞浦部份地區,14:寧德部份地區
15:南平部份地區,16:尤溪部份地區

福州話閩東語福州話平話字Hók-ciŭ-uâ實際讀音/huʔ˨˩ tsiu˥˧ uɑ˨˦˨/),又稱福州語閩東語福州語平話字Hók-ciŭ-ngṳ̄實際讀音/huʔ˨˩ tsiu˥˧ ŋy˧˧/),[1][3]漢語族閩語支閩東語的代表方言,屬閩東語侯官片,为福州民系以及福州疍民的母语。福州民系把這門語言稱作平话閩東語平話平話字Bàng-uâ實際讀音/paŋ˨˩ ŋuɑ˨˦˨/),意思是“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語言”。

福州話這一詞有廣義和狹義兩種概念。廣義的福州話指閩東語的侯官片,主要通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東南部福建省閩江流域中下游(包括其支流大樟溪和古田溪流域)至入海口一帶,涵蓋11個縣市,分別是福州市区閩侯永泰閩清長樂羅源連江福清平潭屏南古田,這些地區都屬於昔日的福州十邑。狹義的福州話指福州市區通行的侯官片方言。中華民國轄下的馬祖列島使用的馬祖話,也屬於廣義福州話中的一種方言,與大陸福州話在腔調和用詞上存在一定差別,馬祖當地的語言,大部分接近長樂話,當地人稱之為「平話」或「馬祖話」。

隨著福州人向海外移民,福州話也传播到了東南亞、日本和美國等地的華人社區中,成為在海外影響力頗大的漢語族語言之一。海外福州華僑組織有稱福州十邑同鄉會

福州話被中國大陸官方定義為一種漢語方言,归在“闽方言”的“闽东方言”之下。[4][5]臺灣,有學者認為它是一種語言,也有學者認為它是一種方言。不過,從語言學的定義來看,福州話同現代標準漢語差別迥異,甚至無法被說閩語其他分支的人所理解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福州話算是一種語言而不是方言。

歷史上,汉语學界曾经將閩語簡單分為「閩北語」、「閩南語」兩種方言,後來又被拆分為閩東、閩北、閩中、閩南、莆仙五種語言。因此在臺灣,福州語曾一度被稱作「閩北語」,與「閩南語」一詞相對。今日已改用「閩東語」一詞來稱呼以福州話為代表的眾多可互通的方言,閩北語一般指南平市一帶通行的一種閩語。

歷史與現狀

福建地區最早是百越七閩地。战国末期,越国楚国所灭,其王族率部众遷來福建,与当地原住民融合,形成閩越族,建立闽越国[6]这些闽越人所操的语言是闽越语。现代语言学家通过語言比較发现,古代閩越語與現代壯侗語系存在一定血緣關係。今日各閩語都存在大量「有音無字」的詞彙,不少是從壯侗語系語言中保留下來的詞彙底層。[7]

历史上,閩越國曾一度是中原政权东南方最強大的一支势力,当时这个国家的统治中心东冶,正位于今日的福州市区之内。前110年,西漢派兵滅亡閩越國,將閩越人舉國遷徙到流域一带。在迁徙路途中,不少闽越人成群结队的逃匿于山间深处,形成后来的山越民族。[8]此時的福州境域已經人走城空,只有汉朝驻军驻守于此。这些汉人多为江東吳人和江西的楚人,他们将自己的母语——古吳語古楚語(古湘語)带入了福建。在与山越人接触中,他们的语言融入了闽越语元素,最后形成了原始闽语[7]

此后,在西晋末年发生永嘉之乱,大量中原的汉人逃入福建避难,其中以林、陈、黄、郑、詹、丘、何、胡八姓人口居多,史称八姓入闽唐朝末年,河南固始王审潮王审知兄弟率农民军攻入福建,后来以福州为中心建立闽国并割据数十年。这两次事件为福州话的形成产生了深远的影响,使福州话中融入了大量上古漢語中古汉语的音韻,不少音韻至今仍保留在福州話中。

原始闽语分化成各闽语的时间不详,语言学者李如龙认为大致形成於末至五代時期。通过對《集韻》中語音的分析可以發現,閩語分化的時間在宋朝初年以前,當時建州(閩北)、福州(閩東)、泉州(閩南)三地的方言已經出現了明顯的差異。[7]

近代,福州話也吸納了大量國語新詞以及西洋詞彙,特別是1842年福州被開放為通商口岸之後,福州與國外交往密切,福州話引入了不少英語、日語等外國詞彙。[9]清末以来,黄乃裳等福州人大量移民到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国,形成移民社群,使得福州话传播到了境外,在华人社群中具有一定的影响力。[10]

清朝末年以前,福州地區基本屬於單語社會,福州话是福州十邑的共通语,在当地居于绝对优势的地位。迁居到福州但不会说福州话的外地人被称为“两个声”,会像疍民一样受到福州民系的歧视和孤立。而福州长期以来作为福建的行政中心,使得福州话对周边地区语言的影响甚大。虽然闽东语的南北两个方言片区相差较大难以互通,但在闽东语通行范围之内各县、市的人,很多都能听、会说福州话。[5]浙江省泰顺平阳苍南三县也存在通行福州话的部分乡镇。闽北地区尤溪建瓯沙县顺昌将乐等县市,也有以福州话为第二语言的人士。[11]此外,福州話對其他語言也產生了一定影響。莆仙语在形成过程之中,就吸收了不少福州话的语音和词汇成分。[12]而由於福州與琉球國(今屬日本沖繩縣)的特殊歷史淵源,在沖繩語中也保留有不少來自福州話的借詞,如「ソーミン」(福州話:「索麵/só̤h-miêng」,意為「綫麵」),「マジャー」(福州話:「貓囝/mà-giāng」,意為「貓」)、「シンマ」(福州話:「神媽/sìng-mā」,意為「巫婆」)、「ジン」(錢/cièng),「イン」(犬/kēng)、「ルー」(櫓/)、「フヰー」(火/huōi),「ドーフ」(豆腐/dâu-hô)等等。[13]

然而,自20世纪以来,國民政府中共都在福州大力推行標準語(即國語普通话),政府不鼓励甚至禁止市民在公共場合、媒體,尤其是校園中使用福州話。

幾十年來國語運動事實上是建立在這樣一個理念之上,即政府認為,地方語和標準語是不可以和諧共存的。而激進的語言政策導致福州話正在加速地步入瀕危語言的行列。尤其在福州市區,不少學校長期使用普通話教學,甚至使用體罰的方式禁止學生在學校說福州話;而不少家长也认为说福州话对孩子成长有负面影响,加之外来人口涌入,越來越多的福州年輕人無法使用母語交流。2004年, 东南快报記者對福州市區的20名學生進行隨機調查,發現其中9人不會說福州話,佔將近半數;受訪者的學生中,沒有一人會哼唱福州話童謠。[14]近年來,政府和民間人士逐漸開始致力保護福州話。2008年3月16日,福州电视台生活频道开设福州话节目《攀讲》栏目,[15]此后数年,该栏目获得众多福州市民的喜爱。[16]2013年7月29日,福州市在153路公交车上首次試行普通话、福州话双语报站。[17][18]福州地鐵使用普通话、福州话和英语三語報站。[19]

中華民國治下的馬祖,福州語同樣式微。1956年,國軍出於防共需要,大量進駐馬祖和金門。為了「保鄉衛島」,國軍在當地大力掃盲、推行國語,以達成「軍民協同、聯手作戰」的目標。最終導致了全縣通行國語,福州語的地位被嚴重弱化。出於保護鄉土語言的需要,中華民國於2000年頒佈《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》,規定連江縣的大眾交通工具上必須加播福州語的播音,以保護福州話在公共場合的使用。[1]同時,在馬祖校園里實施當地本土語言教育。[20]

其他语言
Mìng-dĕ̤ng-ngṳ̄: Hók-ciŭ-uâ
español: Dialecto fuzhou
客家語/Hak-kâ-ngî: Fuk-chû-fa
Bahasa Indonesia: Dialek Fuzhou
日本語: 福州語
Bahasa Melayu: Loghat Fuzhou
norsk: Fuzhouhua
português: Língua fuzhou
文言: 福州話
Bân-lâm-gú: Hok-chiu-ōe
粵語: 福州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