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文

满文
Manju.svg
滿洲」一詞的滿文寫法
类型全音素文字
语言满语
使用时期1599年至今
母书写系统
子书写系统锡伯文
ISO 15924
Unicode范围U+1800至U+18AA(蒙古文)
注意: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
維基百科的满文写法

满文满语ᠮᠠᠨᠵᡠ
ᡥᡝᡵᡤᡝᠨ
穆麟德Manju hergen太清Manju hergen大词典Manzhu hergen)是满语的文字,1600年前后由蒙古文改造而成,是全音素文字。由上至下竖写,各列由左至右排列。

历史

据《满洲实录》,1599年努尔哈赤額爾德尼噶盖兩人将蒙古文字借来創製满文。虽然两位顾问有反对,努尔哈赤仍然继续把蒙古文改为无圈点文字(满语ᡨᠣᠩᡴᡳ
ᡶᡠᡴᠠ
ᠠᡴᡡ
ᡥᡝᡵᡤᡝᠨ
穆麟德tongki fuka akū hergen太清tongki fuka akv hergen),也称老满文(或稱為舊滿文)。這種新文字通行當時的建州,為後金國建立及滿族形成有深遠影響。後來達海更增補了十二個字頭,並於老滿文字旁邊加以圈點,使滿文更加完善,這種新文字被稱為「新滿文」(满语ᡨᠣᠩᡴᡳ
ᡶᡠᡴᠠ
ᠰᡳᠨᡩᠠᡥᠠ
ᡥᡝᡵᡤᡝᠨ
转写tongki fuka sindaha hergen),並通行於後金。

清代前中期大多用满文发布、 诰等,成为奏报、公文、教学、翻译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主要文字。在中原乾隆以前期间满文奏摺繁多,远超过单独汉文奏折。其中顺治朝及以前多单独的满文奏摺,康熙雍正两朝满汉合璧类奏摺居多,单独满文或单独汉文均很少[1]

初创

金太祖阿骨打时期,根据汉字契丹大字创造了女真文元朝灭金后,女真文继续在遼東地区使用,直到明中叶。

努尔哈赤时,女真文使用几近消失,女真族之间交流是借用蒙古文汉文。大多數女真人讲女真语,写蒙古文,也有少部份人使用漢文。但这十分不利于政令的通行,特别是战争时期,常常贻误战机。女真人语言和文字的扞格,嚴重限制了努尔哈赤的统一大业,远远满足不了女真社会发展的需要。

1583年努尔哈赤起兵,开始了对原本不相统属又各自为政的女真各部落的戰爭,1587年建立起了一个新的政权

政权建立之后,努尔哈赤的内外联系更为频繁。内外发布政令、布告,记录各项公务事宜等,没有自己的文字,而事事都需借助蒙古文来完成,这不仅给新政权带来诸多不便,尤其是因为缺少众多懂蒙古文的人使得上下难于沟通,这就严重地阻碍了新政权的发展。客观形势的需要,迫使努尔哈赤新政权急需一种与满语相配合的文字,如同汉语有汉文,蒙语有蒙古文一样。因此,努尔哈赤决心创制满语自己的文字。

额尔德尼、噶盖二人,遵照努尔哈赤的旨意,根据本民族语言的特点,仿照蒙古文字母,创制了满文。即所谓“老满文,或无圈点满文”。[註 1]这是满族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,它促进了满族社会的进步,扩大了与相邻民族的交往,并为后来女真人的全面统一,建立“后金”政权,以至入主中原,影響極為深遠。

这是女真人第二次创造本民族的文字,从初创女真文(1119年)到初创满文(1599年),中间相距近五个世纪之久。语言文字的兴衰与这个民族的兴衰密切相关,满文的创制背景与当年女真文的创制背景几乎一样,预示了这个民族的兴起。

改進

额尔德尼噶盖创制的满文,一经推行就对努尔哈赤建立的政权产生积极影响,在统一大业发挥巨大作用。但是,这种老满文创制于战事频繁的年代,又无可借鉴的经验,故而有许多先天不足。在推广使用过程中,逐渐发现了许多问题。如,字母数量少、清浊辅音不分、上下字无别、语法不规范、字型不统一等等,这些问题极待改进。特别是努尔哈赤建立的后金政权匆匆忙忙走进辽沈广大地域之后,其政治、军事、经济等诸多方面的活动对文字的需求与日剧增,老满文越来越不能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,改革老满文已势在必行。额尔德尼、噶盖于1599年创制满文后,经过三十多年的推广应用,在积累了一定经验的基础上,达海皇太极之命进一步改善了满文。

老满文的改革完善者是达海,他在老满文的改革完善工作中主要做了以下三件事:其一,改进、完善了老满文,以加圈点、改变字母写法等方法,对原本写法相同的表示不同音位的字母(“塔达特德”、“扎哲雅叶”等)加以区分,使字母对应的音位是唯一确定的;其二,为汉语借词增加了10个特定字母;其三,规定了一些音节的连读,创造了一套语音规则。[註 2]这样一改,使得满文在字型结构、语音拼读、语法规则上十分完善,彻底解决了老满文在过去应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。使满文更科学合理,方便实用,成为了一种与汉文能并列使用的文字,一直沿用清代几百年。

满文的创制和颁行,是满族文化发展史上重要里程碑,对满族共同体形成起到了极大促进和推动作用。从额尔德尼、噶盖初创老满文到达海的改进完善,其间经历了30年左右的时间,满文最终成为最能反映满族语言特点的文字,也是比较可靠、完善、易学、实用的满族自己的文字。作为清代的“国语”,在满族的社会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  1. ^ “太祖起兵之十六年,岁己亥二月辛亥朔,召巴克什额尔德尼、扎尔固齐噶盖使制国书。额尔德尼、噶盖辞以夙习蒙古文字,未易更制。上曰:“汉人诵汉文,未习汉字者皆知之;蒙古人诵蒙古文,未习蒙古字者皆知之。我国语必译为蒙古语,始成文可诵;则未习蒙古语者,不能知也。奈何以我国语制字为难,而以习他国语为易耶?”额尔德尼、噶盖请更制之法,上曰:“是不难。但以蒙古字协我国语音,联属为句,因文以见义可矣。”于是制国书,行于国中。满洲有文字自此始。”(引自《清史稿-列传十五》)
  2. ^ 《满文老档》中记载:“十二字头,原无圈点。上下字无别,塔达特德、扎哲雅叶等雷同不分。书中寻常语言,视其文义,易于通晓。至于人名、地名,必至错误。是以金国天聪六年春正月,巴克什达海奉汗命加圈点,以分晰之,将原字头,即照旧书于前。使后世智者观之,所分晰者,有补于万一则已。倘有谬误,旧字头正之。是日,缮写十二字头颁布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