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切

反切(又稱反語、音反)是古來的一種漢字注音(廣義的)方法。反切法一般取兩個常用字,前者稱反切上字,取其雙聲之聲母,後者稱反切下字,取其疊韻之韻母聲調[註 1][1]。它是中國古代最主要和使用時間最長的注音方法之一。

至於反切法之發明有說啟發自西域梵文[2],因此狹義上講,規律整齊的反切注音系統是一種拼音字母系統[3]

反切
汉语名称
汉语
越南语名称
越南语phiên thiết
儒字反切
朝鲜语名称
谚文반절
汉字反切
日语名称
日本汉字反切
平假名はんせつ

起源考

反切以前的注音方法

在反切法誕生之前,直音法(即是「讀若某」、「如某」等)是常用的字書注音方法。這種方法在東漢之前佔據字書之主流,例如《說文・玉部》:「珣,讀若宣」;《說文・宀部》:「宋,居也,從宀木,讀若送。」等。一般是用一個字注另一個同音字。

也因此,直音法的侷限十分明顯:依時空之不同,每個字的發音都存在差異,且一些情況下,使用某字的假借字(如廣韻裡「行」字和「絎」、「胻」字等)或生僻字來注音,有時反而會造成不解[3]。這種情況在其他注音方法出現之後得到了改善,而韻書也常常把多種方法一起使用以追求準確。

反切興廣的年代

關於反切法之源起,學界說法不一,但可以確定的是,它出現於佛教傳入中原後的東漢,魏晉開始盛行[註 2][4]。至於誰是第一個使用反切的人,自古以來便無定論,但總結起來不外乎三類:

  1. 一部分人認為是著《 爾雅音注》一書的孫炎。比如顏之推顏氏家訓·音辭篇》有:「孫叔然(孫炎)創《 爾雅音義》,是漢末人獨知反語」;還有陸德明之《經典釋文・敘錄・條例》:「古人音書,止為譬況之說,孫炎始為反語」。
  2. 一部分人提出在孫炎之前便可見使用此方法(雖然並未按照定律)的例子,但具体始于何人也有争议。比如章炳麟的《 國故論衡・音理論》就有:「造反語者,非始孫叔然也。」又說:「又尋漢地理志...應劭注:『垫音徒浹反』」指向了應劭;《一切经音译》又说:「古来音反,多以旁纽为双声,始自服虔」,服虔應劭同是漢末人,與孫炎是同時代。
  3. 一部分人則認為反切的初創跟佛教傳入有關。例如陳振孫《直齋書錄題解·韻補》:「反切之學,自西域入中國」;鄭樵通志・藝文略》:「切韻之學起於西域」等。這種說法有正史《隋書・經籍志》的支撐,進一步指出是漢明帝時隨佛經同入中國。

此三類說法在年代上並無太大出入,然而第三種「反切西域說」卻收到了很大的反對。例如以 胡以魯為首的人指出,漢代以前所見的「合音」現象,如「不可」為「叵」,「何不」為「盍」,「如是」為「爾」,「而已」為「耳」,「之乎」為「諸」,「者焉」為「旃」等,就可以做為反對的證據。

钱大昕说《诗经》已有反切,並且驳斥反切受佛经的影响,“岂古圣贤之智乃出梵僧下耶”,“吾于是知六经之道,大小悉备,后人詹詹之智,早不出圣贤范围之外也”,但不能因此就否定反切普遍使用與佛教傳入有關[5]

但是雖然合音和反切都是二字得出一音,但是卻有本質的不同。合音完全出於自然,例如是先有“不可”,快讀時自然合音為“叵”,當中並無對字音作出有意識的分析,“不可”也不是為標注“叵”的讀音而出現。而反切則是自覺地分析漢字讀音的結果。

由反切所孕育出的韻書時代

反切乃中國第一個有系統、科學化的拼音方法,是古典聲韻學的一大里程碑。它對後世的影響是巨大的且不可否認的。

例如《切韻考》云:「蓋有反語,則類聚之即成韻書,此自然之勢也」,言反切是韻書之基礎也。自漢代出現反切以來,大大便利了文人對古籍的學習和在創作,由於當時學術派別與師承之傳統,後來所編排的韻書也各有差異。而以《切韻》為首的韻書打破了這樣的局面,開啟了一我國古代語言學的一個新時代[6]

隋唐的反切是研究中古漢語語音系統的基本資料,是漢語音韻學的基礎之一。

其他语言
Deutsch: Fanqie
English: Fanqie
español: Fanqie
français: Fanqie
贛語: 反切
italiano: Fanqie
日本語: 反切
한국어: 반절
文言: 反切
粵語: 反切